全中國都愛喝這種飲料,但只有極少數人知道他的來歷!地球知識局

(⊙_⊙)

據說地球人民都關注分享我局了(⊙v⊙)

本文為我局的第192篇觀察文章, 今天我們講講椰子和椰汁的故事

文字:貓斯圖 |製圖:孫綠 |編輯:大綠

不知道現在還有多少人家吃年夜飯必喝椰樹椰汁了。

還記得我小時候的年夜飯上, 小朋友的專用飲料就是椰樹椰汁。

長輩們的意見是:小孩子家家的不要喝可樂雪碧這種東西, 對身體不好。 這話倒是說的沒有錯, 但是你們喝白酒黃酒真的沒有問題嗎?言歸正傳, 今天我局要討論一種全球重要的經濟作物:椰子。

借用一句很俗氣的話, 椰子全身都是寶。 椰子肉可以作為高纖維食品、椰子汁是不亞於能量飲料的飲品、椰子皮是重要的天然纖維來源,甚至連椰子樹葉都有用。

二戰時期登陸東南亞的日軍在彈盡糧絕時, 居然用椰子樹葉卷香煙抽, 彌補無聊的守軍生活。 對女性來說, 加入椰子油的護膚品會給人一種純天然無公害的印象, 大大增加了化妝品的銷量。 至於老百姓最熟悉的椰子汁飲料, 就更是一個巨大的市場。

中國人所熟悉的椰汁品牌無疑是老字型大小椰樹。 憑藉國宴飲料的高貴出身和率先搶佔市場的時機, 椰樹椰汁牢牢佔據了國內椰汁市場的半壁江山——其實一度是全部江山——剩下的一半給其他椰汁廠商分。

說起椰汁來, 老一輩的人第一個反應過來的也是椰樹牌。 這個從國營海南飲料廠轉型過來的食品企業不能說不成功。

但是近年來這家企業的經營狀況並不能讓人滿意。 在全國椰汁銷售額增長20%多的大背景下, 椰樹椰汁的營業額居然下降了10%。 過大的前期市場是不是影響了這家企業的進取心?想來是非常有可能的。

和很多中國早年間起步非常成功的企業一樣, 椰樹椰汁進軍全球市場的野心不大, 跟蹤國內年輕消費群體下的功夫也不足, 最終導致了一場巨大危機的誕生。 不過要是說起椰汁產品的國際化歷程, 恐怕要批評的不僅僅是老牌子椰樹, 而是中國幾乎全部的椰汁生產企業。

在辣條都能在美國正式以英文商品名出賣的今天, 居然還沒有一家椰汁品牌能夠佔領海外市場, 反而讓諸如維他可哥這樣的外國椰汁品牌進軍了中國。 這個糟糕的現象背後有著怎樣的經濟地理緣由呢?

對那些疆域跨度非常小的小國來說, 全國的氣候條件可能都差不多。 而中國人可以不用簽證就享受從冰天雪地到夏日炎炎的各種氣候。

海南溫暖宜人的氣候可以說是全中國人的禮物。

儘管椰子這種作物對土壤環境的要求不高, 對光照的需求還是很高的, 種植區域最多延續到廣東也就結束了。 因此中國的椰子產量, 基本上依託位於熱帶的海南島。 海南島雖大, 放眼整個全球熱帶而言, 卻只是一個不值一提的小島。中國雖然幅員遼闊地跨熱帶,然而海南島和廣大的熱帶群島相比還是很小

往南去, 印尼、大馬等國的氣候比海南更加濕熱, 非常適合椰子的生存。往西看,泰國、緬甸有著廣闊的適合種植椰子的國土。

繞過太平洋,地球另一端的巴西則曾經是世界上的椰子第一出口大國。在這麼豐富的產量競爭下,中國的椰子在產量上就輸了別人一籌。根據亞太椰子共同體APCC的統計,中國的椰子產量僅位居全球21位,比莫三比克、委內瑞拉和奈及利亞還要少。一望可知產量無法比擬

排名前三的分別是印尼(1.8億噸)、菲律賓(1.5億噸)、印度(1.2億噸),曾經的椰子大王巴西則因為國內政策不穩定以及樹齡過長等原因排名第四。這個第四當得可是很冤枉,比第三名印度少了整整一個數量級(3千萬噸)。

印尼、菲律賓、印度,椰子三巨頭

歷史上,印尼的北蘇拉維西、菲律賓的呂宋島、米沙鄢群島、斯里蘭卡等地區都是重要的椰子種植基地。隨著幾十年的產區開枝散葉,這些地區的重要性正在逐步下降,但仍然保有相當的椰子產量。不知有多少熱帶作物從這些島嶼傳播到世界各地

最依賴椰子的恐怕就要算南太平洋島國瓦努阿圖了。這個國家的GDP來源有一半竟然就是椰子出口。想去那邊旅遊的人可一定不能錯過當地熱鬧非凡的椰子種植園。這些國家的椰子產品經過產地的一次加工,基本都運往不適合種植椰子的歐美各國。瓦努阿圖與他們的國民椰子

由於健康食品的觀念近年來在這些國家已經成為了類似邪教的信仰,很多歐美人張口閉口都是高纖維、純天然之類他們也不太清楚的概念。

而椰子,作為這類食品的代表也受到了巨量的歡迎。在歐美超市里,椰子幹已經成為了一種時尚的零食,不僅出現在甜品裡,有時候還出現在正餐中(我對此深惡痛絕)。

椰子的需求量由此大幅攀升,有機構預測到2019年,全球椰子需求量將會是2015年的1.25倍。對於一個已經成熟的農業作物來說,這樣的增長率已經堪稱奇跡了。

需求側的增長日趨高漲,供給側卻似乎不怎麼給力。本世紀以來,椰子的產量增長始終徘徊在低於市場需求增長的水準。

這增產速度似乎達不到2019年的目標了

畢竟椰子是一種農作物,需要佔用相當的土地面積來生長,不是說上產能就能上得去的。另外這種多年生植物的增產反應也總是慢於市場需求,多年下來就讓產能不夠的問題越來越嚴重。

傳說中的馬爾薩斯陷阱沒有在糧食問題上出現,倒是在椰子消耗上出現了。像菲律賓和印尼這樣的國家在椰子生產上還有一個不得不面對的嚴肅問題:椰樹的老化。

現在提供主要產量的椰樹是在上世紀6、70年代亞洲經濟黃金年代之前的鋪墊期種下的,至今已經有50年樹齡了。椰樹的最佳生產年齡是30年左右,隨著年齡的增長產量只會逐年下降。

事實上,菲律賓的很多果園裡,每棵椰樹的產量只有黃金時期的四分之一了。而這些低單位產能的椰樹卻還在佔據土地。

菲律賓與馬來西亞配種而成的馬達椰樹苗

靠果農自己是沒有辦法改變這個局面的,改種新的椰子樹就意味著他們要忍受五年左右毫無產出的勞作,並不現實。

需求側的巨大缺口和供給側的改革乏力,正好給了大資本湧入的機會。今年年初,美國飲料生產企業Puls Beverage就聯合洛克威爾資本向自己的一家上游椰子供應商投資了26萬美元。

飲料巨頭Puls Beverage

對於一個小型椰子種植農場來說,這稱得上是一筆鉅款了,這家飲料企業似乎也在以此展現其面對未來的決心。

其他飲料企業也迅速跟上,為了下一輪的椰子產出爆發做準備。幾乎可以說,在這一批椰子樹老去之前,誰率先搶佔了椰子種植園並供應上第一批椰奶,誰就能最大限度地贏下市場。

在這種近乎白刃戰的廝殺中,中國的椰汁企業還在為了國內的低價市場份額殺得頭破血流。中國椰汁想要殺出海外,似乎還有很長的年頭要走了。

而且,不得不說,中國椰汁在國際化之前,最好先重新設計一下顏值。

局長剛從樓下買的

椰樹發明了椰汁?

 

文章來源:https://goo.gl/UT9vi4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