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盡地球水

map

巴西雞肉危機,香港男女在世界中心呼喚雞翼,反映全球高度分工的問題。經濟學的入門課說這叫做競爭優勢,但長期全球產業單一,一出事便大件事。不過陳年雞肉,當見識過大陸食品,其實真係濕濕碎,現在人類更大鑊的是無水種糧,高度分工結合人類大食又貪心的特質,最寶貴的水資源,快被抽乾。

食得未必是福

環球糧食貿易對不再生地下水的需求愈來愈大,主要用於灌溉水稻,小麥和棉花等作物,在某些地區已有用水遠快過補水的情況。當中,農業耗用最多不可持續的水資源國家,包括巴基斯坦,美國及印度,再不採取任何行動,將威脅糧食的穩定供應。

全球農業灌溉用水,約 43% 來自地下水層,而使用速度又遠比降雨補充的速度更快。於 2000 年時,專家估計 20% 的農業灌溉是來自不可再生的水資源,而在短短十年之間,已增長至 50%,科學家們早知地球地下水快被抽乾,而最新的相關研究「國際食品貿易與地下水枯竭的關係(Groundwater depletion embedded in international food trade)」,希望探討地下水資源與全球糧食貿易的關係。

地球上大部分人口其實也仰賴進口糧食,而那些產糧大國為了種植,則消耗自己的地下水灌溉田地。研究人員發現 11% 不再生地下水是用於灌溉農作物供應環球市場。當中的三分之二,是巴基斯坦、美國和印度。自 2000 年起,中國不再生地下水用量已經翻了一倍。用水最多的作物包括麥、大米、製糖作物、棉花及粟米。但過份抽水的責任屬誰難以算清,美國、墨西哥、伊朗、沙特阿拉伯及中國,是採用不再生水資源的十大用家;同時,他們也是這些作物的入口大國。例如伊朗進口的巴基斯坦大米,便是採用恆河上游及下游的蓄水層(Upper Ganges and Lower Indus aquifers),其水源的提取率高達可持續使用所需的 50 倍。另一方面,伊朗出口的多年生作物(Perennial crops),則以波斯蓄水層(Persian aquifer)灌溉,提取速度是可持續所需的 20 倍。

其實是互信破產

「消耗速率快得驚人,這一堆仰賴地下水源的國家,其國內農業生產及進口糧食定必面臨危機」,撰寫研究報告、來自倫敦大學學院的 Dr. Carole Dalin 談到,「如果水資源短缺,勢必影響糧食價格,到時或波及全人類。」在不少已發展地區,由於已知問題嚴重,開始出招救亡,例如近年乾旱的加州,便嚴控地下水的使用。但是發展中國家,根本就沒有甚麼機制管理水資源。「巴基斯坦的情況便非常複雜,他們能從出口大米賺大錢,但他們從沒計算環境成本,最終這必定會影響到他們的農業。」Dr. Dalin 表示。

研究員認為政府的確需要關注糧食生產對水資源的影響,但富裕國家的消費者也應該留意他們選擇的食物。「消費者在超級市場的選擇,會影響糧食生產及灌溉方法。」國際應用系統分析研究所的 Yoshihide Wada 解釋,「為了讓消費者能選購可持續的食品,生產商應該加上用水標籤以茲識別其採用水源,及對環境的影響。」

是的,又多加一種標貼……未來你的食物上,標貼定必愈來愈多:有機、用水、自由放養、非血汗工廠、無基因改造、無致癌物、物流碳排放、無增色增味……無盡的認證及標籤,表面當然是一種保障,但背後其實是互信問題,至於為何會有這種你信不過我,我也信不過你的狀態?那又是另一更宏大、更敏感的範疇,當涉及政權利益、企業生計、民族水平的議題,更是只限關門研究,而不能明言的禁區。重建互信困難,不過至少,保著重要的水資源先再講吧。

資料來源:https://goo.gl/4CgPq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